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0
2930

text: Miki Wei, Photo: Rebecca Chang, Quency Yen

人們來到山中的別所,感受自然,重獲新的想法,是一種感官的重生;將一間四十年屋齡的老宅,整頓成能夠賦予人新生的空間,也是一種土地的重生;讓人透過數樹,與大自然的相處,發現自然真實的美,也是一種關於美學的重生。

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自從知道數樹,便想著有一天,等手邊的事情告一段落,要來到訪一下,這個光看照片就讓人感到寧靜的地方。夏末秋初,風微涼,陽光仍炙熱;九份山城的街蜿蜒而上,數樹藏身在老街尾端,須走一段人煙罕至的石階小徑才能抵達。或許是天候的不適與都市人不佳的體力,讓這段找尋的路程實屬不易,卻也因此令抵達時的心情更加珍貴。這樣過程,也是體驗數樹的一部分吧!

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打開有著古老雕花的傳統木門,映入眼簾的是像畫一般的空間,漆成灰藍色的木地板、紅色的地毯和點綴其中的植物與小家飾,讓這個本是水墨畫家三十多年來隱居山林的老房子,雖老卻不舊,清幽中帶有一點雅緻,難以用一個既定的風格去形容它。

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若仔細觀察,會發現在空間裡恰如其分的傢俱和飾品,其實來自世界各地。法國的銅浴缸、義大利的皮凳、印尼的老木床、以及其它不同背景的傢俱器皿,在此切合的融入空間與彼此。除了來投宿的旅人在數樹裡找回生活的平衡,這些物品似乎也在這裡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而創造數樹這個讓人與物品都適得其所的地方的,正是CN FLOWER的總監凌宗勇。

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「當一個人願意把自己的特質裡最強烈、最銳利的風格拿掉之後,大家都是可以融合在一起的。花藝與空間本來就是相關聯的,因此在思考物品在空間裡的擺放位置時,有會把為空間作花藝設計的思維運用進去。」創造數樹的空間,想法其實可以追朔到早年凌宗勇12年前的一段山居歲月,當時在山中所獲得的養分與洗禮,一直在凌宗勇心中成為一個重要的源頭。他說,九份的商業性是人為的,不是九份真正原本的樣貌,他想要做的,是把人帶回九份的自然;透過數樹,回歸樸實的空間,跟真實的自然共處,重新認識九份。

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然而去認識、去欣賞與發現土地真實的美,這樣的想法,也是凌宗勇在工作中逐漸產生的。「做美學相關得工作,我們習慣的參考資料幾乎都是西方來的。以前在汐止山上住的時候、在德國學花藝的時候,也多少受西方美學的影響;但在12年前接到杭州富春山居的花藝工作時,是沒有一個關於東方的資料可以參考的,那時候就想,只能就地取材,使用當令的花、在地的原生植物、最貼近土地原貌的花材,以順應自然的方式創作出屬於東方的韻味。」於是後來回到台灣在規劃數樹時,凌宗勇也沿用同樣的邏輯,希望這個地方的空間,能夠詮釋出台灣之美,與當地對話。後來也確實吸引了許多國外媒體的關注與探訪,讓更多人認識了台灣的九份。

在山城裡的別莊重獲新生:數樹,私房

更多內容 請見38期style master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