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的意義在於責任-蕭敬騰

Life is a Journey

2018.05.15

  • share |

比起黑蜘蛛這稱呼,現在的蕭敬騰更像一隻豹,看起來華麗招搖,其實冷靜沉著,銳利的眼神不可一世。都說豹是慵懶大貓,一點沒錯,溫暖的四月午后,蕭敬騰卸下驕傲,自在與我們分享他的人生旅程。

今年是蕭敬騰出道的第十個年頭,十年前,他因為參加歌唱比賽節目一鳴驚人而出道,後來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了,十年來,蕭敬騰從踢館魔王變成金曲歌王,也從頂著一頭雜亂長髮、毫不起眼的路人,轉變成打扮有型、品牌爭相搶著合作的時尚偶像,然而成名了、有位子了,代表的除了是事業上的豐收,還有越來越滿的工作行程,以及越來越少的私人時間。

蕭敬騰話向來不多,尤其在那些少不經事的叛逆青春已經說了太多之後,可以與我們分享的除了工作,還是工作,他甚至坦言自己現在的生活與工作拖不了關係,但這無所謂,反正他是個工作狂,「我很喜歡工作,不工作會讓我焦慮,好像哪裡怪怪的。生活對我而言是只要在收工後能給我一些空間與時間,讓我有充足的睡眠、盡興地打一場球、陪家人好好吃頓飯,這樣就夠了!」

 

攤開他最近的工作行程,手機代言、拍電視劇、發新專輯、籌備巡迴演唱會,加上穿插其中大大小小的活動邀約,沒有一項是簡單容易的事,可蕭敬騰聊起時全一派輕鬆,就像談起拍攝中的《魂囚西門》,這是他第一部擔任要角的電視劇,也是他第一次嘗試非喜劇的演出,演的甚至是一個幫鬼做諮商的心理醫生,問他如何詮釋這麼一個側重內心戲的深沉角色,他說「我一直都在做功課,不針對某一件事情。」

蕭敬騰輕描淡寫地說自己看過心理醫生、也看過許多這類角色的電影,心理醫生沒有特定的形象,用自己的理解去表演,不成問題,難的是故事營造出真假與虛實的轉換,「一直想演一些感覺真的有在演戲、有情緒、有內心世界的角色,但這部戲好像太沉重、太嚴肅了,可能不太適合年輕人看。」

有一種人是這樣的,習慣把很多事講得很淡很輕,但心裡頭比誰都糾結,蕭敬騰絕對屬於這類人,確實,他也像在節目或社群平台上那樣活潑愛玩、幽默好笑,但更多時候他是安靜、甚至有些冷漠的,因為他正觀察著周遭所有事,同時不斷在心裡與自己對話,而且是很激烈的那種。「我無時無刻都在跟自已說話。」

很年輕就出道,加上年少時經歷過太多荒唐,已然成功的蕭敬騰當然很珍惜現在的一切,牡羊座的他骨子裡是個控制狂,很多事(尤其是工作)在腦子裡都有非常明確的方向,嚴謹、堅持完美的性格讓他一路上非常辛苦,近幾年終於學會「放空」,「我相信術業有專攻,一切讓團隊打點,儘管很多做法我並不喜歡,經常在心裡糾結或是一堆OS,但我會耐心等候結果出來,決定是不是要修正,但我發現學會放空後,人生真的輕鬆很多。」

嘴巴是這麼說,但蕭敬騰在很多事情上仍然輕鬆不起來,好比旅行。這次的企畫主題是旅行,個性坦率的他直說自己不愛旅行,「旅行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,就是你放掉所有、很自我而任性地離開你該負責的人,只為了去做你想做的事,太不負責任了。」單純為了自己想玩而旅行,蕭敬騰很可愛地用「去不下去」來形容,淺顯又直白的說法讓現場一陣爆笑。

非常務實的他,旅行非得要有強烈的目的才行,好比幾年前農曆年帶著父母親和家人到小島玩,享受難得的Family Time,或者是三月初受Chanel邀請到巴黎參加服裝秀,每天下午收工後與團隊參觀巴黎鐵塔、遊塞納河、吃法國美食、到處逛街購物…等,既幸福又有趣,因此,能在工作的行程中有些私人的時間,對蕭敬騰而言就是最完美的旅行,而他的論點倒也挺有趣,「旅行時會而花很多時間做功課,但無論花多少心思,你都不可能很透徹地了解一座城市,如果只是要感受城市的街道、建築、文化、歷史、人文、美食,其實幾個下午或晚上的時間就很夠了,而且還能兼顧工作,非常充實。」

完整內容請詳見style master雜誌第48期


ta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