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青琳/「比起大家常聽的正面故事,我更容易受到陰暗面吸引,激盪出不一樣的創作啟發。」

0
99

「你的工作室採光好好啊!」走進陳青琳工作室,同時也是她的臥房,挑高的設計,留白的裝潢搭配一望無際的View,給人感覺神經氣爽,如同她給我的第一印象一樣。她頂著素淨的臉龐,露出爽朗的笑容回答:「空間就是要亮!」這也是迸發她靈感的來源之ㄧ。

對繪畫的啟發,是來自於相差四歲的姊姊所影響,基於崇拜姊姊的心理,開始去模仿她照著漫畫隨意作畫,不知不覺引發對畫圖的興趣,慢慢懂得原來這樣叫臨摹,一腳踏入了繪畫的世界。

看到陳青琳的作品,許多人會用奇幻、超現實、唯美又帶點詭譎的風格去形容她;不過,她並未想特別為自己設下一個風格,對她而言,能引起共鳴、能帶給人內心一點感覺,才是她創作的理念。

2018年的《病行者》是個相當有意思的個展,因為先天性心臟病的緣故,她前後共開過4次刀,遊走過死亡邊緣,疾病可說是形影不離的存在。在病床上的日子,她觀察到生離死別的無常,「疾病完全可以牽制世界上所有的一切。」她理解生病帶來的絕望,透過創作傳達與疾病共存的心態,「這系列並沒有想用太多正面的心情去看待,即便痛苦,但仍能抱持著一點希望,熬過去。」

陳青琳:「比起大家常聽的正面故事,我更容易受到陰暗面吸引,從中能獲得一些能量,激盪出不一樣的創作啟發。」

相較於國內外繪畫者,文字對她的影響程度更廣,透過閱讀及電影去汲取靈感,特別喜愛日本及中國的長篇小說,「我對文字的感受力很強,有一段時間我都是腦袋先跑出字,然後再長出畫。」看了她的書單,發現很多都是與「人」有關連,她靦腆地笑答:「我很喜歡去觀察人這個物種,以前有那麼多文學藝術作品,探討回來總會發現都跟人有相關。」

要說設計影響了日常哪些層面?除了對美感的感官更廣,她特別提到「文化」這個議題,「大家常講國家、人物這件事情,但最重要的根基,文化佔很強烈的重點。」她提到身邊有很多位前輩都是站在文化與設計的高度去思考,努力地去深耕土地尚未被發現的美好,「只是缺少了對的制度及體制去推廣。」這件事深深內化在她心中,強烈改變她的精神,設計之於她,更帶著使命感。

從拿筆畫圖到電腦製圖,直至現在設計更多面向的創作,包含專輯與節目的包裝,曾親自操手謝震廷《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?》的專輯製作,後製這塊研究出了心得,「這麼多合作以來,包含今年的金曲獎都是用3D的方式執行,同樣是影片,我覺得沒有什麼好細分,這對我來講都是創意的手法,缺失了哪一塊技術,都會影響我想要呈現的方式。」下一個目標,她會花更多重力去精進3D影像。

「我沒有想過藝術家的本質是什麼,很好玩又能賺到錢吧!」訪談下來,設計最迷人的,莫過於是完成一項專案帶來的成就感。今年執行的作品之中,「誠品 30 信義藝術計畫」、「金曲30」和《聲林之王2》這三項對她最意義非凡。

「誠品30週年」的創作聚焦在地球上的絕種生物,用圖像表達瀕危物種對生態的影響,帶給人類更多省思,「這次策展相當有趣,因為它比較大型,我希望面對群眾時能有共鳴感,不要只是一個呢喃自語的東西,藝術要進入群眾,它必須有共同語言。」

金曲獎是音樂界的一大盛事,今年「金曲30」的形象片頭難得以沒有人的形式呈現,這也是第一次作品讓全國觀眾收看,對她而言相當刺激;《聲林之王2》則是項新穎的挑戰,她說「作節目包裝不是只做單一片頭,要構思整個品牌的規劃,例如字形怎麼呈現等等。」

這樣形容陳青琳好了,好強不服輸的性格,讓她決定了就往前衝刺,行進中的磨合衝撞,再到成品的最終呈現,「這一趟過程,相當過癮。」

Profile

陳青琳,復興商工、台灣藝術大學圖文系畢業,藝術創作者,也是深度設計創辦人,作品多次受邀於國外展出,歷經國內外娛樂與文化聯名跨界合作,曾任電影、音樂展演及音樂錄影帶藝術總監與合作,近期為選秀節目《聲林之王2》規劃節目包裝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